Because he took me away from you.

【All糖】Six Days(BE短篇集)

BE短篇合集 插刀预警
均是平行世界的弹 每晚一个独立故事 私心先写了比较喜欢的cp

我不管反正在现在的世界里他们一辈子都要在一起(;д;)




【第一夜】 南糖


十周年festa浸着眼泪落下帷幕,被搞的两眼红红的闵玧其趁大家不注意偷偷抹了抹摇摇欲坠的眼泪,假装没所谓的调侃着几个哭惨的弟弟。都年纪不小了,还在人前哭的这么凶可怎么办,闵玧其有些担忧地看着抱团大哭的忙内line。

他爬上车闭着眼睛想,无非是离分道扬镳更近了而已,也不是什么生离死别啊。

金南俊把副驾的位置让给了大哥,自己蹭到了闵玧其身边坐下。被挤到的闵玧其睁开眼睛想看看是哪个狗崽子不长眼,不想没来得及收拾好的眼泪毫无防备的滚了下来,落在了金南俊伸过来给他盖毯子的手上。像被烫到一般,金南俊紧张地缩回了手,又犹豫地抬起来拭去了闵玧其流到腮边的泪水,平日里讲rap利索的嘴皮子也变得笨拙,开开合合几次都没能说出些什么。

闵玧其不动声色地躲开了金南俊的手,他拿袖口用力擦干了脸上的水迹:“只是实在被饭们的惊喜感动了,没事。”金南俊也不再追问,只附在闵玧其耳边轻声说了句:“哥先别急着回家,一会儿陪我在楼下走走吧。”看着闵玧其点头,他才把整个人陷进座椅靠背里安然地合上了眼睛。

仿佛睡了很长时间,金南俊睁开眼睛看着保姆车的车顶还有些愣神,很快回过神来发现车已经在宿舍楼下,而车里只有他和闵玧其两个人了。闵玧其的脸在手机屏幕的映照下仿佛反着白光,他转头似乎是笑了一笑:“醒了?醒了我们就去走走。”金南俊才恍然想起自己的提议,连声应着下了车。

六月的气温对于散步而言是恰到好处,难得没有表现出不耐烦的闵玧其在两人绕着楼下花园走了四圈之后率先打破了沉默:“你这小子,叫我出来只是这样什么也不说只走路吗?”被突然点名的金南俊下意识地摆摆手,他停下了脚步看着自己的鞋尖:“其实我是想问问哥…那个,问问哥以后要怎么活动。对,以后想怎么活动。”闵玧其皱着眉看着有些局促的金南俊,忽略了他的话里不自然的停顿:“之前开会不是说过了吗,我会以制作人的身份活动下去,也没多长时间了,所以我不会突然改变想法的。”

是啊这些早早就讨论过了,金南俊悄悄地叹了口气,得问出来自己想知道的那些啊。

“啊,对了,哥今天看到了吗,台下有army举了我们两个的应援牌。”金南俊结结巴巴地把话题引到暧昧的方向,又担心闵玧其会像以前一样嫌弃的打自己的脑袋。闵玧其倒是一反常态的平静,他甚至勾了勾嘴角:“嗯,做的挺不错的,可惜以后也用不到了,做这个东西挺贵的吧?”捕捉到了一丝不明意味的金南俊抓了抓头发,跟闵玧其认识了十多年他还是读不懂这个人的想法,干脆就直接开口问道:“哥不跟我一起留在这吗?而且我……”

闵玧其看着他的眼睛淡淡地说:“南俊,有的话最好烂在肚子里不要说。我想我选择离开是对你比较好的决定。”

他没再给金南俊反驳的时间,撂了一句回家吧,就自顾自的扭头走了。金南俊这样别扭的示好数来也持续了有七八年了,闵玧其慢慢的也不再像最开始一样反应激烈,他对这个像朋友一样的弟弟慢慢产生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你危险了闵玧其,他时时刻刻给自己敲着警钟,拼命维护着那层窗户纸。可金南俊变得越来越热情,好几次险些打破平衡的独处,全都被闵玧其用这样那样的事情打岔过去。

只有金南俊不行,我可不能成为他的牵绊,闵玧其神经兮兮地想。

周年之后没多久,防弹少年团对外宣布了停止团队活动的消息,防弹还是那个防弹,不再少年的少年们却都向着带有新的憧憬的未来走上了不同道路。

闵玧其到底是留在了首尔,金南俊悄无声息地去了美国。

多年后,闵玧其再次见到金南俊是在工作室门口,反倒是他变得局促起来,张了张嘴只有一句干巴巴的好久不见。金南俊没怎么变,他还是那个笑起来看不到眼睛的样子,刺的闵玧其眼睛有点疼。“我最近没什么忙的事,就回来看看大家。耽误了点时间才来到玧其哥这里,其实我有点不知道怎么面对哥才好啊。”金南俊有些苦恼的笑着,目光落在了闵玧其的鞋尖。闵玧其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声音颤抖着自己都没发现:“南俊啊,我当年……”话只说了不到一半就被金南俊截住了,他主动地拥抱了闵玧其,声音低低地从闵玧其耳边响起:“玧其哥,你说的对,有些话确实是不应该说出来。玧其哥,这么多年来的陪伴,谢谢你。”

金南俊很快就走掉了,仿佛从未回来过。

闵玧其鬼使神差地翻出手机里没舍得删除的老照片,他看着每张照片上金南俊偷偷放在自己腰上肩上的手露出了久违的微笑,偶尔说出来那么一次大概也是没关系的吧。


闵玧其拨出了一个尘封许久的号码。


金南俊听着即将起飞的广播,毫不犹豫地关闭了手机。



-第一夜 完-

评论
热度(23)
©Jason M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