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cause he took me away from you.

【All糖】Six Days(BE短篇集)第三夜

(我每一篇都带了一句歌词儿的咋之前的怎么改都不显示呀(T▽T))


【第三天】锡糖 

不分手的苦心,反而像种狠心。



花开市场,是郑号锡最引以为傲的一个名字。

和闵玧其商量两人直播名称的过程很顺利,几乎是没费多少口舌就敲定了这个名字。郑号锡笑眯眯地揽住闵玧其的脖子:“我们以后就是花开市场了,请多多指教呀哥。”跟郑号锡在一起时,闵玧其永远没办法做好表情管理,仿佛是被一个小太阳包围着,这时他的笑容是真正发自内心的。

闵玧其的笑容真好看啊,这种想法惹得郑号锡总是忍不住去逗这哥哥笑。一起做直播节目的时候,郑号锡偷眼看看身边的人都会感觉得到了治愈,是小猫一般的存在啊他的玧其哥。有时候真想把他藏起来不放在镜头的前面,对着手机甜笑的郑号锡控制不住地这样想,能把玧其哥藏进我的心里该多好。

录制团综的那段日子两人关系好到极点,在纹身店里闵玧其表现出了异常的主动。他指着一对心形图案兴奋地拍拍郑号锡的手臂:“hobi呀,我们就做一个这个吧!”郑号锡吓了一大跳,先想的是自己那点心思被这哥看穿了吗,怔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只是闵玧其的一时兴起,他有些尴尬地扯扯嘴角:“哥再看看别的嘛,说不定又会看到更喜欢的图案呢。”最终被纹了只小乌龟的郑号锡感到万分的后悔,选择乌龟到底是个什么路子啊?闵玧其倒是全程美滋滋,瞅着他这么开心,郑号锡突然想起了金泰亨之前画的SuSu龟,也忍不住吃吃地笑了起来。才不像乌龟呢他的玧其哥,明明是个小猫崽儿的。

可郑号锡太聪明了,他看得清闵玧其和其他成员之间的纠葛。纵使郑号锡做梦都想得到这位抢手的哥哥,他也断然不会再给闵玧其徒增烦恼。田柾国不懂得掩饰自己的眼神,每次看到闵玧其在他的注视下不自在地扭手指,郑号锡都会不动声色地以各种理由把闵玧其从尴尬里拉走。大家一起喝酒,郑号锡也都是最后陪在闵玧其身边的那一个,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只有郑号锡一定不会对闵玧其做些什么。

团队活动到底会有停止的那一天,只是这一天来的猝不及防。郑号锡最终选择以solo歌手的方式留在了BigHit,还能和闵玧其一起工作已经算是最大的幸运了。

没过两年,田柾国宣布了婚讯,着实让郑号锡吃了一惊。见过准新娘之后他苦笑着拍了拍弟弟的肩,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婚礼当天郑号锡和闵玧其是一起来的,两人穿着一同去买的相似的西装,郑号锡暗搓搓地自己把它定义为情侣装。典礼中,田柾国对着新娘那张与闵玧其有几分相似的面容失控哭了出来,闵玧其则若有若无地勾着一丝微笑看着这对新人,手在微微颤抖。细心如郑号锡,心爱之人的异常他更是全部看在眼里,轻握住对方的那只手没被挣脱开,也多多少少给了郑号锡一点病态的安慰,至少田柾国不能再与闵玧其有些什么了。

郑号锡一边告诫自己不能思想这么阴暗,一边又为闵玧其不拒绝自己的亲近而窃喜。

“玧其哥,我送你回去吧。”郑号锡担忧地扶住喝了不少酒的闵玧其,“你酒量本就不好,今天又喝这么多,我实在是不放心。”闵玧其笑到露牙龈,他不安分地挂在郑号锡身上摇摇晃晃:“我们hobi呀,啧,最体贴的人了。”

闵玧其迷迷糊糊地说不清话,放不下心的郑号锡思量再三还是把闵玧其扛回了自己房间。酒醉的小猫崽儿哼哼唧唧地不愿松开拽着郑号锡衣领的小爪子,本来还很清醒的郑号锡觉得自己被闵玧其身上的酒气熏醉了,他温柔地把猫崽儿抱在怀里:“玧其哥,和我在一起吧。”醉醺醺的人突然变得口齿清晰:“那好啊。我们的花开市场又要开业了吧。”事后郑号锡怎么想都觉得是自己掉进陷阱里了。

酒醒之后闵玧其就顺理成章地赖在了郑号锡的住处。每天早上郑号锡都会亲自把他送到工作室门口再去赶自己的行程,工作再繁忙晚上也尽可能的回家陪他吃饭。守护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得到的人,郑号锡小心翼翼地捧着闵玧其,恨不得把心都掏给他看。闵玧其倒是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当前,消费着郑号锡的一腔柔情。

没想到的是金南俊突然回来了。郑号锡愣愣地看着站在公司大厅等自己的金南俊,脸上很快浮起惊喜的笑容主动张开了手臂:“南俊,回来怎么也没说一声?聚会的时候大家总提起你,好不容易回来了可得聚一聚吧。”金南俊拍了拍自家兄弟的后背,腮边的酒窝深深地陷进脸颊:“有点事情所以才临时回来了。我也很想念你们,但没办法留下了,晚上的飞机还得再赶回去。”郑号锡遗憾地耸了耸肩,不由分说的把金南俊拉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喝茶叙旧,两个人心照不宣地绕开了一切与闵玧其有关的话题。

时间过得飞快,金南俊瞥了一眼手表,距离飞机起飞还有两个小时。他有些为难地笑了笑:“号锡,玧其哥还在这里吗?”郑号锡的笑容僵在嘴角,他佯装自然地拿起杯子掩饰了情绪:“啊,他在。现在的话,玧其大概还在工作室里窝着吧。”一脸了然的金南俊站起来整了整衣摆,向郑号锡问得了新工作室的楼层,离开的时候转身对着显得有些焦虑的郑号锡说:“人总需要跟过去做个了断,才能继续往前走。”

郑号锡没忍住偷摸地跟着金南俊上了楼,在隔壁屋蹲了没五分钟就看到了金南俊离去的背影。他默默站在了闵玧其的工作室门口,却鬼使神差地没有推门,直到里面传出了啜泣声。

慌慌张张冲进房间后,映在郑号锡眼中的是蜷成一小团的闵玧其。他没急着去触碰哭泣的爱人,话出口语气竟是意料外的平静:“玧其你……还是放不下吧。”闵玧其把脸埋在手臂里意图躲避郑号锡的问询。还是郑号锡先心软了,他单膝跪在闵玧其身边轻轻拥住了沉默的小猫:“你不愿意讲的我不会强迫你讲。闵玧其啊,想走的时候千万要告诉我,你知道,你想做的事我永远都是支持的。”

闵玧其猛地支起身子撞进郑号锡的胸口,带着奶气的哭腔质问道:“郑号锡你是生气了吗?就要赶我走了啊?”郑号锡哭笑不得地揉了揉奶猫软软的头毛,嘴都还没张开就又被闵玧其不停歇的话语堵了回去,“金南俊也好,田柾国也好,还有金泰亨他们,没有人能一直陪在我旁边,我现在可只有你。你以为我是一时兴起才同意了你那随随便便的追求,可我自己明白得很,喝醉了不代表我连脑子都不转了。我心里也不是没有你啊,不至于到分开的地步吧郑号锡?”

默默地给闵玧其捋着后背顺气,郑号锡闭上了眼睛深深叹了口气,闵玧其是贪恋他的温柔,他也一样无法割舍和闵玧其在一起时那种上瘾的感觉。闵玧其心里位置到底是给谁更多一些,他自欺欺人地不想也不管,总之人拴在了身边才是最直接有效的。

“各取所需吧,闵玧其。”郑号锡难得凶狠地咬住了闵玧其的嘴唇,“再后悔也来不及了。”

-END-



一点点自己想说的话:我真的!困死了(;д;)!就想赶紧写完赶紧写完就草草收尾了…没排版就昏迷了 好不容易上着班打起精神发粗来qwq
其实看上去像he了哈 但是还是be哒 这个世界的闵玧其真正爱过的人只有两个 他对厚比的感情谈不上爱情 他需要一个人照顾陪伴他一辈子 而只有厚比才能毫无顾忌地做到 哎 两个人就是在折磨中还要相安无事的共度余生 很惨了(T▽T)

评论(1)
热度(19)
©Jason M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