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cause he took me away from you.

【All糖】Six Days(BE短篇)第四夜

因为健康和工作问题 对于脱饭这件事翻过来复过去想了很久很久 最后还是舍不得啊 还是回来了 七个孩子太好了太舍不得了……


【第四天】V糖 

如果不能全给我,那就全都别给我。

“我的锁屏画面?是SUGA哥呀。我们的ARMY拍的,真的非常好看啊。”手机被啪嗒一声拍在面前,里面还播放着自己的采访。金泰亨看着气鼓鼓的闵玧其,用眼神表达了自己的无辜。

闵玧其郁闷地按掉一遍遍重复的视频,想拍金泰亨脑门的手在对方的狗狗眼注视下生生拐了个弯捏到了脸颊上。他蹂躏着金泰亨软乎乎的脸,嘴里也没断了念叨:“金泰亨你个臭小子,这种话是能当着记者的面说的吗?你是不是傻了啊,不怕被骂吗?哎你们这些个小崽子没一个能让我省心的,尤其你最不让人省心啊。”金泰亨嘿嘿地笑着,眼珠黏在闵玧其身上一转都不转:“哥不愧是rapper,说了这么一长串话都不喘气诶。”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闵玧其手指用了用力捏得金泰亨又叫又躲,他恶声恶气地凶着这个毫无自觉的弟弟:“少转移话题,我不跟你扯,这次的事就算了,再有第二次你试试。”

揉了揉饱受摧残的脸颊,金泰亨正色道:“玧其哥如果和我公开,那我就不会再乱说话啦。”可想而知换来了闵玧其一个愤怒的爆栗。算了,反正玧其哥已经是我的了,金泰亨美滋滋地捡起手机屁颠屁颠地跟去了闵玧其房间。

对于和闵玧其恋爱这件事,金泰亨至今还觉得像是做梦,队里虎视眈眈盯着闵玧其的人不止他一个,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得到了宝座的人是自己。闵玧其对金泰亨这个问题表示不屑并拒绝回答。

排得紧密的日程表一页页翻过,一晃就到了世巡的日子。演唱会过程中金泰亨拼命地往闵玧其身边钻,哪怕是分散在各个延伸台他也会忍不住多向闵玧其的方向看几眼。好久都没跟玧其哥单独接触了啊,金泰亨可怜巴巴地想。闵玧其常在工作室泡着,高瓦数电灯泡田柾国也跟着天天往工作室跑,导致金泰亨不得不呆在练习室里气到磨牙。

好不容易熬到演唱会结束,一回到酒店金泰亨就飞快地卸妆换衣服,好能第一时间飞奔去闵玧其房间久违的吸一口猫。不巧的是他刚踏出房门就看到了田柾国走进闵玧其房间的背影。

金泰亨倚在墙上等了许久也没见闵玧其有出来的迹象,他忍不住蹑手蹑脚地把耳朵贴上了田柾国的房门,里面模模糊糊传来田柾国异样的喘息声。金泰亨触电一般从门上弹开,瞥了瞥四下无人,才赶紧跌跌撞撞地跑回了自己房间。

第二天金泰亨顶着一对熊猫眼出现在了彩排舞台,朴智旻有些担心地看着摇摇晃晃的好友:“泰泰,你昨天晚上干什么了啊?你看你这黑眼圈。”勉强打起精神冲朴智旻笑了笑,金泰亨摇摇头假装自己很高兴:“没有没有,只是睡不习惯而已。呀,到你了,你快上去吧!”见朴智旻急匆匆地跑走后,早注意到不对劲的闵玧其才悄无声息地走到金泰亨身边。

“泰亨,你怎么了?”闵玧其难得主动地握住了恋人的手,“昨天晚上太累所以没有去找你。生气了?”金泰亨下意识地甩开了闵玧其的手像兔子一样跑到了台上,眼神躲闪着不再像往常一样黏在闵玧其身上。

闵玧其这人看上去是高冷的紧,遇到这种恋人闹脾气的情况却是步步紧逼毫不退缩。再一次堵金泰亨未果之后,闵玧其就干脆直接跑到金泰亨的房间门口蹲守。金泰亨在楼梯拐角处叹了口气,一直逃避也不是办法,该讲明白的总是要讲的,他低头走到闵玧其面前:“哥,我们谈谈吧。”

房间里的空气仿佛都透着尴尬的气息,闵玧其率先打破寂静:“金泰亨,你是在闹什么脾气?”被突然质问的金泰亨苦笑了一下,他的声音愈发低哑:“我还想问问哥哥,前几天和柾国在房间里都做了些什么啊。”闵玧其一怔,秘密被撞破的感觉实在不太好,他半真半假地解释着自己只是陪弟弟喝酒喝醉了而已,说到最后自己都觉得可笑。

金泰亨揉搓着手里的毛巾,语气出离平静:“我感觉得到哥是真的喜欢我,也感觉得到哥哥你喜欢柾国。但是我实在不够心胸宽广,做不到同别人共享一个你。看到柾国进你房间的时候我就该跟哥这样谈一谈了,可我只知道逃避,耽误了哥这么久真的很抱歉。”他吸了吸鼻子终于下定决心般看向闵玧其的眼睛,“闵玧其,我想得到全部的你,否则我宁可一点也不要。现在决定权交给你了。”

闵玧其认真地看了金泰亨很久,最终一言不发地站起身打开了门。“你一直会是我疼爱的弟弟。”闵玧其的声音在门关上之前轻飘飘地钻进金泰亨的耳朵里。

门“咔哒”一声关上了。




-END-

评论(7)
热度(16)
©Jason M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