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cause he took me away from you.

【牛灿】感冒Kiss(小甜饼 一发完)

有点写跑题了……暗暗磕了好久牛灿 终于下手了!

手机发为啥我的排版就没了!啊!!

【1】 

也许是有点水土不服,也许是二月的风太过刺骨,向来体质非常好的朴灿烈突然生病了。


【2】 

紧张的行程没有给朴灿烈留一丝喘息的时间,他浑浑噩噩地跟着成员的脚步从舞台上跑下来,来不及反应就被一直注意着他的吴亦凡裹上外套塞进了车里。

 吴亦凡难得放弃了副驾驶的使用权,缩手缩脚地扶着朴灿烈钻进了最后排。他小心翼翼地挡着小朋友的后脑勺生怕他一头磕在车门上,那种细心样子惊的紧随其后的两位忙内瞪圆了眼睛。

 状态有些不正常的朴灿烈引起了队长的注意,本应在前车上的金俊勉小跑过来探进头关心地看着面色潮红的弟弟:“灿烈?身体不舒服吗?”吴亦凡圈着迷迷糊糊的小家伙,向金俊勉摆了摆手:“他有点发烧,我看着他点。你快去车上吧,免得误了时间。”朴灿烈下意识地向吴亦凡声音的方向蹭了蹭,喉咙里发出了不明意义的呜噜声,惹得吴亦凡心疼地收紧了抱着小孩的手臂。 

送机的粉丝已经在通道周围聚集了很久,好不容易见到十二个小伙子的身影,拍照的咔嚓声和激动的尖叫充斥了整个大厅。吴亦凡第一次觉得自家这些迷弟迷妹们有些吵闹,朴灿烈的眼睛本就看不得闪光灯,何况这孩子今天还在发烧,更是吃不消了。

 大概是放假的缘故,今天送机的人格外多,吴亦凡皱紧了眉头,有些担心虚弱的小朋友被挤得脱离队伍。他停下脚步转头看看身后低着头只知道紧跟自己的朴灿烈,毫不犹豫地牵住了小家伙的手,自然也没错过朴灿烈抬头时眼里的惊慌。吴亦凡来不及为这惊慌做出些什么回应,把眼前这道比平日难闯的关口过去才是第一要事,他牵紧了朴灿烈轻声说:“灿灿,今天人多,你可千万跟好我,别怕。”朴灿烈乖巧地点了点头,目光垂下去落在了两人交握的手上。 

吴亦凡在人潮中硬生生挤出一条相对宽敞的路,但疯狂的粉丝到底还是撞到了朴灿烈。恰好转头的吴亦凡赶紧回身用空着的手扶了小家伙一把,带了点怒气的眼神向周围扫了一圈,好歹是有惊无险地牵着朴灿烈进到了候机室。

 又累又难受的朴灿烈哼哼着不愿意再多走一步,吴亦凡是最受不了孩子撒娇的,他轻轻拍着朴灿烈的后背哄着:“在这睡不行,病该更重了。灿灿乖,等会儿登机之后再睡。”一旁听了全程的吴世勋搓着手:“我第一次见Kris哥这么温柔,啧。”同样震惊的金钟仁无比赞同地用力点了点头,这事是活久见啊。 


【3】

 好不容易哄着朴灿烈保持清醒的状态上了飞机,吴亦凡大大地松了口气,手底下可也没闲着。他打开毛毯把已经闭上眼睛的小朋友包起来,又向空乘要了热水,连哄带劝地让朴灿烈喝了些,这才把帘子拉上,让小家伙躺进了自己怀里。 

“哥,我疼。”烧得厉害的朴灿烈小声嘟囔着,平日的低音炮也变成了小奶音,撩得吴亦凡不合时宜地心里发痒,又不得不忍耐着给小家伙掖了掖毯子:“睡会儿吧,等你醒了我们就回家了。”朴灿烈发烫的脸颊贴上吴亦凡的脖颈,微凉的触感让朴灿烈觉得舒服了一点,他眨了眨酸痛的眼睛,手自觉地就着毛毯挂上了吴亦凡的腰:“回家之后你要陪我。”接收到了小孩身上散发出的紧张情绪,吴亦凡被他的小动作逗笑了,心想你这么可爱当然说什么我都会照办了。

 在飞机上睡了一觉后,朴灿烈出走的精神终于回来了一点,他听着吴亦凡好言好语地跟经纪人哥哥协调宿舍,心里不由得乐开了,脸上也带上了笑模样。吴亦凡过来找朴灿烈的时候就看到自己的小家伙独自站在一边吭哧吭哧地傻笑,他抬手摸了摸朴灿烈的脑门:“好像烧的不那么厉害了啊,别傻笑了,走吧。”他想了想又补了一句,“我们回家。” 


【4】 

朴灿烈一进门就歪倒在了床上,呜呜嘤嘤地耍赖求抱抱求亲亲。凭借自制力屏蔽了小崽子的闹腾,吴亦凡翻出退烧药喂给朴灿烈,空调暖风也开到了最大,最后心无旁骛地扒光了朴灿烈的衣服给他套上了自己的睡衣。

 缩在床上瞅着哥哥整理行李的朴灿烈捂出一身汗之后觉得身上轻松了很多,话也多了起来。“哥,我难受。哥,我眼睛疼。”浓浓的鼻音听上去可怜巴巴的。吴亦凡心疼自己家宝贝儿,飞快地放下了手里的东西坐到床边,用手背试了试朴灿烈的额头发现烧退的差不多了,提着的心也放下来了。朴灿烈从被子里伸出爪子拉住了爱人的手来回晃:“我想以后都在哥这里睡。”吴亦凡捏了捏小朋友的脸,笑得温柔:“你要是天天来,非被经纪人哥看出问题来不可。”

 “我不在乎!”朴灿烈噌的一下坐了起来,坚决地表达着自己的想法,“在机场牵我手你都不害怕被别人看出什么来,那我以后也不害怕。” 

吴亦凡愣了一下,原来小孩眼里那一抹惊慌担心的是这事。他拿起被子给朴灿烈披上,斟酌着即将说出口的话:“今天是特殊情况,以后多少还是要收敛点的。”朴灿烈不说话了,大概也有生病的缘故,委屈瞬间占据了整个脑子,本就有些发红的眼眶里突然蓄起了泪水。 

这下轮到吴亦凡慌了,他捧起朴灿烈的脸连声询问怎么了,许久也得不到回应也只能用亲吻安抚呜咽的小家伙。朴灿烈低头躲开了他的吻,沉默地想了一会儿还是加了一句:“感冒,会传染的。”吴亦凡强硬地把小家伙的头扳正,额头抵着对方的额头:“灿灿,我们不能只考虑自己。”

 朴灿烈吸吸鼻子,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今天有些过头了,他咬了咬嘴唇,声音还打着颤儿:“哥,我都知道的。我,我刚刚真的是怕传染你感冒嘛……”吴亦凡忍不住轻笑出声,他抬手摩挲着朴灿烈的眼角:“我说过的,在我面前你不需要戴着面具假装开心,我一直都喜欢你的全部。偶尔看到你任性的一面就是我的私人福利啊。”吴亦凡满意地看着小家伙耳根爬上了红晕,“所以,我现在可以亲我的灿灿了吗?” 

非常好哄的朴灿烈用湿漉漉的眼睛看着吴亦凡眼中自己的影子,仅存的理智告诉他这会儿做什么都不可以。朴灿烈推着吴亦凡的胸膛用力地摇头:“接吻不行,我会把感冒传染给你的。” 

吴亦凡不以为意地耸耸肩,用行动代替语言把朴灿烈最后一丝理智赶走了。一米八多的人在自己臂弯里闭着眼睛像小猫一样乖顺,吴亦凡心情大好,他恋恋不舍地离开朴灿烈温软的嘴唇:“好了好了,今天你太累了,现在必须睡觉了。”朴灿烈趴在吴亦凡身上死活不肯起来,吴亦凡拿他没辙,只好半拖半抱着朴灿烈躺在了床的外侧。 

刚刚盖好被子,朴灿烈就八爪鱼一样缠在了吴亦凡身上,一口大白牙几乎晃花了吴亦凡的眼睛。“睡吧,灿灿。”吴亦凡把朴灿烈不安分的小脑袋按进怀里,“我爱你。”突如其来的情话像是最有效的安眠药,朴灿烈安心地闭上眼睛:“我也爱你。” 


【5】 

吴亦凡静静地听着恋人逐渐变得平缓的呼吸声,蜻蜓点水一般轻啄了朴灿烈的嘴唇,突然间感性压过了理性,他自言自语道:“朴灿烈,我真想把你困在我身边一辈子。你会愿意吗。”睡梦中的朴灿烈不知是在梦呓还是并未睡沉,变绵软的低音炮恰到好处地清晰回应着吴亦凡。 


“好啊。” 



END

评论
热度(27)
©Jason M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