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cause he took me away from you.

【牛灿】听见你的声音(旁白梗)「3-9」完

平行世界里不会分开的牛灿❤



【3】

经过一番折腾,大家都习惯了那个声音的出现方式,几个小的借练舞的名义迟迟不肯回家,当事人吴亦凡也懒得管了,保不齐过一会儿会变成神助攻呢。

(每个人心里都在想着在意的事情,吵闹的练习室突然变得鸦雀无声。朴灿烈下意识地盯着吴亦凡的嘴唇,脑子里却不受控制地想着让自己莫名生气的那天的事。)

八卦小分队完全开启吃瓜模式在沙发上坐成一排,还是边伯贤最先忍不住:“灿烈,既然都这样了就讲呗,说说‘那天的事’。”

(吴亦凡有点想表扬一下边伯贤,希望他以后都能适时地多一句嘴。)

边伯贤:“哥你这样夸我我会骄傲的。”
金钟大:“哟呼。”
黄子韬:“录音了录音了!”

被点名的朴灿烈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习惯性地带上了假面:“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值得一提啦。”

(你以为我会告诉你们是因为前两天去唐人街时吴亦凡和黄子韬买的那对狗让我气到现在吗?就不告诉你们!朴灿烈咬牙切齿地想。)

黄子韬:“我们家baby做错了什么……”
边伯贤:“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朴灿烈你傻不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充满了哈哈声的练习室里只有吴亦凡严肃地摸着下巴,原来小家伙最近情绪不高是因为这事。

吴亦凡低头掩饰着嘴角的微笑,灿烈他在吃醋啊。



【4】

知道了事情原委的吴亦凡心口轻松了不少,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如何让朴灿烈也知道自己的心意了。

(朴灿烈更加想哭了,委屈像潮水一样铺天盖地砸下来,他只想赶快从这个尴尬的局面里逃走。一旁突然被牵扯进来的黄子韬暗暗感叹,之前在微博上看到的那个标签实在是说的太对了,首尔醋王朴灿烈,太精辟,得用小号去点个赞。)

边伯贤:“TAO呀!微博是什么!快教我用!”
金钟大:“我也我也!”
黄子韬:“诚邀大家一起来欣赏#首尔醋王朴灿烈#这个标签。”



【5】

捣乱的小朋友们终于被忍无可忍的吴亦凡用暴力方式通通赶走了。

(突然安静下来的房间让仅剩的二人都有些无所适从,吴亦凡心想着怎么委婉地告诉对方自己的想法,而朴灿烈一心只想赶快从对方面前逃走。)

“真受伤啊。”吴亦凡假模假样地捂住胸口,“我是什么洪水猛兽吗,让你这么想从我身边逃开?”

被那个声音戳穿了三次的朴灿烈耳朵尖红红的,眼眶里的亮晶晶啪嗒一下砸在地上,嘴开开合合了几次,到底什么也没说出来。

被朴灿烈的眼泪吓了一跳的吴亦凡刚想再说点什么,就被神秘声音毫不留情地打断了。

(朴灿烈想,这哥一定再也不喜欢自己了,黄子韬说的那个东西他听不懂,但是哥却懂了,还笑了。他更加控制不住心里越来越膨胀的委屈和嫉妒了。)

吴亦凡清了清嗓子,成功的吸引着钻死牛角尖的孩子抬起头来。

“朴灿烈,好好听着我说话。”

朴灿烈抬眼,睫毛上还挂着水珠的委屈小模样惹得吴亦凡又想笑又心疼,但该说的话可不能不说:“第一,我和TAO买狗那件事,是因为它很像你。”他假装没看到朴灿烈不信任的眼神,“第二,我从来都不讨厌你,你这孩子都在瞎想什么啊?”

(不讨厌也不喜欢啊,朴灿烈心里的委屈一分也没少。)

吴亦凡觉得自己迟早被畏畏缩缩的朴灿烈气死,他抓着小孩的肩膀:“朴灿烈,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出来,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不是吗?如果今天没有这个怪声音的出现,你还打算自己生闷气到什么时候?都让别人替你说出来有意思吗?”朴灿烈挣扎了一下,帽子随着动作落在地上,他随即安静下来:“哥,你捏的我有点疼。可是我居然很喜欢,哥的眼睛里现在只有我啊。”

“这问题太敏感了,我真的不敢说啊哥,如果不是今天这个奇怪声音的闹剧,大概这秘密会烂在肚子里吧。”朴灿烈再也忍不住,把想说又不敢的话一股脑全倒了出来,“我看到哥和别人亲近就会很嫉妒,明知不该如此,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好多次我都想,不然跟哥哥你说实话算了,几次话到嘴边又被我生生咽下去了。”

吴亦凡给小家伙顺着被帽子压得有些变形的头毛,安静地听着小家伙带着哭腔还有点前言不搭后语的告白。

“哥,我好喜欢你!以后只看我可以吗?”朴灿烈闭着眼睛大喊出了心意。

(吴亦凡此刻什么话也不想说了,心爱的小家伙好不容易坦白了,现在就只想赶紧拥抱着小孩告诉他自己有多么爱他。)

被画外音剧透了一脸的朴灿烈惊讶地睁开眼睛,吴亦凡的吻落在额头上轻如羽毛。他使劲擦了擦脸上的泪痕:“是真的吗哥,你也喜欢我吗?我太喜欢哥了,喜欢到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头顶的白炽灯光似乎也变得柔和,笼罩着相拥的两个人。

吴亦凡认真的声音一下下敲打着朴灿烈的耳膜:“我也太喜欢你了啊。”



【6】

困扰了大家一晚上的神秘声音,在吴亦凡亲吻了朴灿烈之后彻底的消失了。

朴灿烈哼哼着把眼泪糊在吴亦凡胸口上后,那个声音也没有再响起来。



【7】

其他成员本来是达成了共识,在两位当事人回宿舍后大家就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但当吴亦凡搂着朴灿烈的腰推开宿舍门那一瞬间,这个共识立刻就被打破了,吴世勋和金钟仁愤怒地向队长哥哥告状说收到了来自脱团狗的一百万点伤害。



【8】

黄子韬还在不厌其烦地教哥哥们和弟弟玩微博,为某些标签悄悄添砖加瓦。



【9】

以后的事谁会在乎呢,享受当下就好了。这是吴亦凡一贯的想法。

吴亦凡打开了房间的门,他的当下扑进了他的怀里露出了一个最甜美的微笑。





END

评论
热度(3)
©Jason M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