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cause he took me away from you.

【修东】你欠我一支舞(一发完 HE)

向写手太太们致敬!写东西真的好费脑子啊
今天去八刷了Ready Player One!修东这对真的是 电影里面有找不尽的糖!每次看都能发现一点新糖!
忍不住也打开了自己的脑洞写了这篇 困的不知道自己最后都写了些什么玩意 熬夜真的害人 大家不要熬夜……睡了睡了溜了溜了
最后PrizmaX单曲了解一下~旁友买碟伐~买不了吃k买不了上当~

【1】

彩蛋之争后迅速恢复的绿洲在high 5的领导下稳步运行至今,最小的领导者周终于在今天成年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周草草应付了在卢德斯的成人典礼,回到了现实里朋友们特意为他准备的party。韦德夫妇一如既往地黏在一起向今天的主角举了举杯,海伦笑眯眯地端出蛋糕,上面用中文写着歪歪扭扭的“生日快乐”。周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他顺着艾奇答案提示一般的目光看向旁边的敏郎,看得后者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周偷偷地想,今天大概会是人生中最棒的一天?

一直被敏郎保护的很好的周今天被允许尝一尝酒精的味道。“但是只能喝一杯。”敏郎把杯子推到周的面前,微笑着看着他。七年前并肩作战仿佛是昨天发生的事,敏郎晃着酒杯望向突然被邀舞的周,已经不再是小朋友的周也许不再需要自己的照料了,他也不用再因为周的亲近而被那种背德感所缠绕,算是好事吧。孩子长大了,总会遇到他的缪斯,像舞池里如胶似漆的韦德与萨曼莎一样,恋爱结婚生子,安稳幸福地度过此生。敏郎放下杯子,冰块撞击杯壁发出清脆的响声,他愣愣地看着相撞的冰块,心里的失落感慢慢扩大,他喜欢周,这是他最难以启齿的秘密。

敲桌子的声音拽回了敏郎的思绪,他抬头正对上周带着笑意的眼睛,幸好灯光够暗能遮掩住浮上脸来的红晕,敏郎听见自己用如常的语气问道:“有什么事吗,修?”周后退了一小步,向敏郎伸出了右手:“请问我有与你共舞一曲的荣幸吗?”敏郎眨眨眼睛仿佛在辨认面前的人是否在开玩笑,他迟疑着摆了摆手:“呃,你知道的,我不擅长跳舞。那边有很多不错的姑娘,也许你该试着去邀请一下她们?”周眼中的笑意不减反增,他握住敏郎的手:“不记得了吗?你欠我一支舞。”因酒精而上升的体温沿着交握的手传递到了敏郎身上,他当然记得。

那是寻找第二把钥匙的时候。


【2】

由于得到了帕西法尔的间接帮助,大东和修相继拿到了哈利迪留下的第一把钥匙,拿到钥匙后他们才发现组队状态下两人可以共用同一把钥匙。

修坐在大东的私人聊天室细细查看着线索卷轴,他反复读着上面的文字:“厌恶自己造物的造物者。大东,你认为这跟艾奇说的基拉那事有什么联系?”大东用笔敲了敲手中写得乱七八糟的纸片:“也许是混乱星球,哈利迪也许曾想和基拉在那里约会,那里有最大的舞池,基拉说过她想要跳舞不是吗?。”修猛地一拍大腿,他兴奋地跳了起来:“嘿!一定是!帕西法尔和阿尔忒密丝几天前刚刚在那里受到了IOI的袭击,我猜应该是因为第二把钥匙的线索就藏在那里!”

还并不知道修真实年龄(不然他一定不会允许修来这种地方)的大东站在吧台旁紧盯着面前穿着西装的修,心脏狂跳得几乎要从嘴里蹦出来。真实的修也许不是自己想象中的样子,可大东却发觉自己无药可救地爱上了曾视为弟弟的修,他确信喜欢的是修的灵魂,无论修长成什么样子,也无论修是男是女是人是鬼。修提出过面基,但被大东愤怒地拒绝了,说到底无非是大东更担心自己在现实中会令修失望罢了。

“你换掉盔甲果然更帅一些。”修满意地看着变装后的大东,“我的眼光不错吧,看上去我们像穿着情侣装一样。”大东被突如其来的骚话呛了一下,他剧烈的咳嗽换来了修的嘲笑。两人在舞池边缘溜达了一圈,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修抬头打量着舞池里的人,用手肘捣了捣大东:“你说哈利迪是不是想让这些彩蛋猎人去跳舞解锁新剧情啊?”大东捂住自己扑通扑通个不停的胸口随意回道:“也许?”

修打开个人面板里的舞蹈系统翻找着喜欢的曲目,手指最终停留在了PrizmaX的《yours》。“历史久远的日本乐队,我想你会喜欢这个的,大东。请问我有与你共舞一曲的荣幸吗?”修狡黠地一笑,向大东伸出了右手。大东紧张地把手背到了身后,在衣物上无意识地摩擦了两下后才小心翼翼地触碰上修的指尖。

绿洲真是个好地方,只需要一个舞蹈系统就可以让不会跳舞的人如专业舞者一般。修握着大东的手走到跳板上,他突然低低地说了一句:“我们像是在网恋吗?”大东的脑内循环播放“修要和我跳舞了”这句话,甚至都没听到修的话。距离跳下舞池只有两步,修深吸了一口气,马上就脱口而出的话被突然出现的消息提醒生生噎了回去,大东显然也收到了同样的信息。

该死,帕西法尔需要帮助?在现实世界里?修咬牙切齿地读完了阿尔忒密丝发来的求助,习惯性地先看了看大东的反应。大东皱着眉头打开了艾奇紧接着发来的消息,他拍了拍修的肩:“我们必须去帮助他们,艾奇说他在叠楼区附近等我们。”修着急地拉住了他的手腕暂时阻止了大东取下设备,他努力让自己的语气不那么坏:“嘿,兄弟,我们的舞还没跳。”大东示意修松开了手,他看着修的眼睛笑了起来:“我欠你一支舞。以后会补上的,我保证。”


【3】

从回忆里抽身回到现实的敏郎看着周棱角分明的面部轮廓,心里那种“我爱上了一个11岁小朋友”的背德感再一次涌了上来,即使周今天已经成年,他还是无法跨越自己内心的那道坎,更何况他并不确定周对他的亲昵究竟是出于何种情感。敏郎想抽回被握住的手,却在用力的一瞬间被对方握得更紧。

周连拉带拽地终于是把羞涩的敏郎扯进了舞池,刚巧是一首慢摇舞曲,不需要什么舞蹈技巧,这下他也没有理由再逃跑了。周自然地把手搭在敏郎腰上,惹得敏郎脸红到像个熟虾子。两人合着音乐晃动身体,周的手有意无意地在敏郎后腰摸来摸去,他的小动作被韦德看了个正着,韦德也了然地挑挑眉顺便给周比了个赞。嗯,大家都知道周和敏郎互相喜欢,只有他们自己不知道。

跟喜欢的人跳舞本来就是一件很刺激的事,更何况还有这么多的肢体接触,敏郎觉得自己的心又开始突突突地狂跳,呼吸也不由得急促起来。他突然推开了越贴越近的周,跌跌撞撞地跑到角落缩进了卡座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周竟然已经比自己高出半头还要多了,敏郎用手指按住了自己的嘴唇,好险,他差点控制不住亲吻周的欲望。

“你为什么要逃走?”周的声音好像有那么一点伤心,敏郎立刻紧张兮兮地扭头想要解释,却被眼前突然放大的周的脸吓得不敢动,嘴唇上新鲜又美妙的触感让他的大脑也立即进入当机状态。周啃咬着敏郎的嘴唇,直到发现敏郎傻乎乎地都不会喘气了,才恋恋不舍地放开了这个总口是心非的人。敏郎使劲摇晃脑袋不断念叨着“だめ,だめ!(打咩!)”,在眼眶里蓄了许久的眼泪落在周的手背上,倒是让周也开始不知所措起来。

艾奇明明说这样就能让他说喜欢我的啊!周手足无措地擦着敏郎脸上的泪水,暗暗地在小本本上又记了海伦一笔。


【4】

周耷拉着脑袋,看上去比霜打的茄子还要蔫得多,他叹了口气把头搭到敏郎的肩膀上闷声闷气地说:“我以为大东怀有和我同样的心情,所以我们的相处模式与情侣无异。但是你只把我当弟弟是吗?”敏郎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他想要说点什么,周感受到了敏郎胸腔的震动,他再次抢先开了口:“听我说,还记得七年前在混乱星球那一次吗?我那个时候甚至都想要跟你网恋了,可惜这么好的时机被IOI的突然袭击破坏了。大东可以说我那时候还小,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但现在这个问题不该存在了。哈利迪当时没有勇敢地向基拉迈出那一步,可我不会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我很爱你,敏郎,但遗憾的是我给你带来了困扰,抱歉。”周侧过身坐在敏郎的旁边,原以为成年后敏郎就不会再压抑自己的感情,但现在看来是自己想的过于简单了。

“我当然喜欢你。”沉默许久,敏郎垂下眼睑小声地回应了周,“我是个懦弱的人,修,我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得到理想答案的周迫不及待地把敏郎拉到自己身上,他的手指顺着敏郎的脖颈向下游走:“不,你不是。每件事都没有绝对的对与错,敏郎,这些你都知道的。”周给了心爱的人一个能容纳一切的拥抱,忍者偶尔也是可以抱抱的,他贴着敏郎的耳朵轻声说:“我看你这一辈子都要欠我一支舞了。”

远远关注着角落的海伦看见周抱着敏郎得意地冲她晃着大拇指,又不小心目睹了周坦诚心意成功后与敏郎疯狂拥吻的一幕,high 5专属恋爱顾问嫌弃地撇了撇嘴。为他们出谋划策还要被喂一嘴狗粮,也好也好,只有我自己还散发着单身狗的清香!

计划通的周丝毫没接收到海伦的嫌弃,敏郎终于是卸下心理负担主动问了周:“我欠你的这一支舞,你愿意和我继续跳完吗?”周勾起嘴角,炙热的目光又一次成功烧红了敏郎的脸,他的声音比之前还要低了几分:“好啊,剩下的部分就让我们回家去卧室里跳完吧。”



END

评论(5)
热度(61)
©Jason M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