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cause he took me away from you.

【修东】阿修十五年的纠缠不休(一发完)

你的夜猫子突然出现!哇!
大概是电影设定,只有敏郎叠加了原著设定
今天也很困了……不叨叨了下面是文👇🏻



韦德接手绿洲已经一年了,他的每个决策都非常完美,除了周二周四关闭系统这一项。周无所事事地坐在床上这样想道。现实生活对周来说实在没什么吸引力,韦德夫妇每到这两天就会例行失踪,海伦要么埋头做设计图要么跟新交的小女友黏在一起。十二岁的未成年哪都没法去,只能呆在家里。


第一年

不知道什么时候,周开始迷上了写信这种古老的交流方式。原本无聊的周二周四变得忙碌起来,周认真地写着想说的话,然后学着搜索到的方法舔了舔邮票贴在了信封上。某天在办公室里看到周舔邮票的韦德心想,这可真是闻所未闻的场景,先拍给萨曼莎看看再说。

去吧!带着我的唾液的情书!周不屑地冲偷拍的韦德挑了挑眉,即使是十二岁我也是双商奇高的十二岁,有喜欢的人一点也不奇怪吧。用复古一点的方式也应该不奇怪的......吧......


第二年

“生日快乐,周!”队友们捧着插了十三根蜡烛的蛋糕给团队里最小的成员庆贺生日,周接过蛋糕摆摆手表示我写完这一点就去party你们不用等我。萨曼莎深深地看了一眼奋笔疾书的周,识趣地拽着韦德和海伦出去了。

冰激凌蛋糕在蜡烛火苗的舔舐下化得飞快,蜡烛慢慢地倒下点燃了周的围巾。等到周发现的时候,火势已经蔓延开来,他满脑子只想着把信纸推到火焰触碰不到的地方。急忙冲进来救火的队友们目瞪口呆地看着全身上下烧的几乎只剩衣领的周,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才好。周甚至顾不上查看自己的情况,只一味地保护着他的信件。


第三年

周的文笔愈发成熟,优美的措辞源源不断地从笔下流淌出来。想要让更多人知道我对那个人的心意,周按着扑通扑通的心脏把最近写的东西发进了个人频道。备受关注的high5之一突然更新了频道节目,这本就足以引起一阵疯狂。

这天周做完了更新测试,也完成了学校的课业,他想起频道里的诗篇后决定去看看大家的反应。周不知所措地看着自己几乎被挤爆的个人频道,又看了看堆积成山的好友申请,哇哦,这可不在预料之中。

可是想要看到的人却不在呢。


第四年

卢德斯的老师对周的文章赞不绝口并帮他投稿给了绿洲里面的虚拟报社。不出意外,在文章发表之后周的人气又上升到了一个新高度,拦住他要合影的人已经不止是因为他五强身份了,越来越多的人是因为喜欢他的诗、喜欢他笔下细腻的文字。

报社方面向周发来邀请,希望他可以与报社合作出版个人作品集,原本只是随便写写消磨时间的周不得不重新审视起了创作这件事。

韦德瞪大了眼睛看着周:“你在开玩笑吗?暂时退出绿洲的运营?”周点点头,他叹了口气,脸上是与年纪不符的慎重:“现在一边上学一边写东西,你看这也挺辛苦的。而且即使那件事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我实在没有办法全心全力地进行绿洲的维护工作。别担心,这只是暂时的,我永远都是五强的一员。”韦德耸耸肩,也许对周而言这是一个好的选择吧。


第五年

周的人气从线上发展到了线下,甚至于他已经办起了自己的签售会。

作为一个未成年畅销书作者,周严格地与粉丝们保持着安全距离,连握手都是有选择性的。但这并不妨碍很多年轻漂亮的妹子对周进行疯狂追捧,她们举着牌子眼冒爱心,很多人还期盼能与年少有为的周来一段罗曼史。周始终是冷静的,他很明确自己心里只有那个人,再也容不下其他,疯狂的粉丝在他眼里就像是第六人军队,每个人都长的一模一样以至于都没有多看一眼的必要。


第六年

废寝忘食进行创作的周把身体累垮了。

唯一能照顾照顾人的萨曼莎一边帮周收拾着屋子一边责备他不懂得爱惜身体。因为缺少睡眠而从楼梯上滚下来的周撇撇嘴,换来了萨曼莎一记爆栗。这孩子全身上下都是摔伤,也就只有脑壳还能承受朋友们带着怒气的关心。

“你这样不爱惜自己,他不会开心的。你快成年了,学着照顾好自己好吗?”萨曼莎临走的时候撂下这么一句话,让周难得说不出反驳的话。


第七年

周从床上起来活动了活动身体,经过一年的休养身体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他也顺利从卢德斯毕业,写作的时间变得多了起来。

今天是周二,周悻悻地放下了VR眼镜,既然这样就搞点文学创作好了。他扶着窗台,今天要给我心爱的人写点什么呢,把他比作威猛的武士怎么样?周摇摇头,不对不对,他本来就是这样的武士啊。


第八年

周三总是过得特别快,周退出了绿洲,第一次在线上的签售会办的也不错,除了被一个粉丝质疑了自己的狗爪子。周“哼”了一声,狗爪子怎么了,不懂审美的人!

周坐到桌前甩甩头把多余的事都晃出脑子,下意识拿起笔轻敲桌面。今天写点什么好呢,上一个回归现实日没有想出来的问题再次回到了周的意识里,他在脑内一遍遍描绘心上人的容貌。有点像兔子啊我的心上人,周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如果被他知道自己把他比作兔子,怕是会被念叨个没完。周随手涂了一个兔子头在纸上,可以说跟那个人一样可爱了。

唉,不能登录绿洲也就不能看到他,周趴在桌子上咬着笔杆自顾自郁闷地要死。


第九年

在回公司的路上被宠物店里的兔子吸引走视线的周遭遇了车祸。

醒来的时候周发现身边坐了三个激动的陌生人,他摸着额头上缠绕的纱布有些迷茫地问道:“不好意思,你们是?额......我又是谁?”韦德夫妇和海伦互相看了一眼,医生说的事情果然发生了,周失忆了。

韦德大概叙述了一下他们之间的关系,周努力在记忆里搜寻却宣告失败:“虽然我没有印象了,但我内心是非常信任你们的。让我来记一记,你是韦德,这是你的妻子萨曼莎,这是海伦,我是你们的朋友周。”他犹豫了一下,“那么,敏郎是哪一位呢?”


第十年和第十一年

得到购买烟酒权利的周最近总偷偷的背着护士喝酒,好在他还顾及着自己的身体状况没有太过分。酒精可以暂时麻痹精神,让他不至于总是想那个叫做敏郎的人。

周躺在病床上拼命想从脑子里找出过去的记忆,明明什么都想不起来,却偏偏记得自己深爱着一个叫敏郎的男人。他看着朋友们带来的他亲笔写下的诗集和信件,这份爱情大概是真的烙在灵魂上,所以他无论如何也无法忘记。

可是为什么敏郎从来没有回过信呢?


第十二年和第十三年

生理上的伤已经痊愈,但还没有完全恢复记忆的周坚持回到了公司继续做着绿洲的维护工作。身边所有人都对敏郎这个人避而不谈,这让周开始怀疑这个人是否真实存在。心中的爱意却不是作假,想到他的名字都会使周感到心痛万分。

周和海伦难得一起做着绿洲的维护,忍者看到一座从未见过的纪念馆,他好奇地多看了两眼,还没来得及问些什么就被大块头的海伦拽去查看新副本的更新情况。这种纪念馆绿洲里不是没有先例,哈利迪就是个例子,周没再多想,每天像潮汐一样汹涌的对敏郎的爱已经搞得他心力交瘁。

这么多年过去,周只在家里见到过一张敏郎的照片,摆在床头柜上时刻提醒着周——这是你爱的人。


第十四年

周的精神状况愈发不妙,他每一天都要比前一天更焦虑,更想要见到敏郎,他发疯一般写着信,字里行间都是苦闷和煎熬。

照片里的人笑的温柔,这份温柔现在却成了利刃刺痛周的眼睛,他抚摸着照片喃喃自语:“虽然我什么也记不起来,但是我还是想见你,哪怕只有一面也好,哪怕只说一句话也好。你不再爱我了也没关系,能见你一面就够了,毕竟我什么都不记得只记得你啊。”

没有奇迹发生,信件依旧无人回复。


第十五年

这一天与过去没什么不同,周习惯性地拿起床头的相框,却不小心将它掉落在地。玻璃破碎的声音清脆地有些刺耳,照片失去保护滑了出来,一起滑落的还有一片泛黄的剪报。周跪倒在地,他轻轻地捏起剪报的手颤抖地越来越厉害。

这是一篇新闻,标题是“又一个家里蹲自杀身亡”,内容则称一个名叫藤原敏郎的年轻男子在东京的四十三层公寓跳楼身亡。旁边照片上的人笑容温柔。

周的记忆在这一刻突然恢复了,他揪着胸口的衣料痛哭失声。

他的敏郎,十五年前就已经死去。







恢复了记忆的周用力擦着眼泪,他立即登陆进绿洲,走进了那个失忆时被他忽略的纪念馆。

他放弃控制自己的泪腺,缓缓走向敏郎的纪念形象。周想要拥抱这个影像但他知道自己只会从敏郎的身上穿过,他好不容易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敏郎,我回来了。”面前的敏郎露出洁白的牙齿,用周熟悉的声音说着只是系统设定的话:“好久不见,Sho。”


END

评论(9)
热度(39)
©Jason M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