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cause he took me away from you.

【影瓶邪】八日缘劫(张起灵/吴邪 下斗谈情说爱吹箫|ω・`))【二】

现在的我:还没有修改到公主抱!啊!人生!寂寞如雪!(╯‵□′)╯︵┴─┴





「4」


张起灵带着吴邪一路走到墓门寻到吴三省,赶到的时候大奎正中了门上的机关。千钧一发之际,张起灵把手中的黑金古刀掷了出去拖延时间,人紧跟着几步过去反手握住刀柄顶住了门上下落的机关,咬牙喝道:“快救人!”


才反应过来的众人赶紧把大奎拽出来,所幸只是伤到了皮肉。吴三省见大奎没什么大碍了,这才想起自己那个不让人省心的大侄子,他眯着眼看着吴邪:“你这小子!不是让你在车上呆着吗!你怎么下来的?”

吴邪嘿嘿一笑:“这不是看到有一群外国人跟着你们嘛,我试下来给你们通风报信的。”吴三省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语气也缓和了下来:“哎喂我这大侄子,挺可以啊。”吴邪看吴三省有些松口,赶紧伸手,嘴巴冲着吴三省腰间努了努,直到吴三省悻悻的把之前骗来的钥匙还回自己手里。

他们在这折腾钥匙,张起灵也没闲着,他查看着大门,并起两指迅速打碎门两侧龙头嘴里的珠子。沙石从龙嘴中源源不断的流出,大门缓缓升起,众人深深地吸了口气,纷纷拾起背包走进了这扇门。


前殿的装饰陈列华贵无双,几个伙计纷纷感叹这一趟来的可太值了。吴邪看见前面有个牌匾,上书三个大字——迎宾殿。他不由得吐槽:“还迎宾呢,我看是送殡吧!”


穿过冗长的甬道,一行人到达第一个墓室,里面摆满了木俑,正对墓门的则是摆放着两个更加精致的人俑和两口木棺,它们面前放着各式各样的贡品。吴三省凑近了瞅着两个人俑,给他的伙计解释了句:“这还不是正主,只不过是放来迷惑外人保护墓主的罢了。哟,别说这女的还挺漂亮!”

吴邪忙不迭的拍照留念,张起灵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你在做什么?”吴邪一本正经的按着快门,抽空回了一句:“嘿嘿,记录下来,记录下来。”记录的过程中他无意瞥到一排轨道似的架子,顶端放着颗裹满蜡油的铁球。吴邪这好奇心立刻被勾引出来了,他掏出打火机点燃铁球,燃烧的火球顺着轨道一路过去引燃了墓室中的各盏油灯,阴暗的墓室渐渐灯火通明。


看呆了的大奎突然冒出一句:“小三爷厉害啊!”其他伙计都赶紧附和了起来。毕竟是自己带出来的人,吴三省也觉得倍儿有面子,难得赞许的拍了拍吴邪的肩。


吴邪早被这精巧的设计吸去了注意,甚至忘记把这一幕存进相机慢慢回味,直到张起灵用刀柄碰了碰他:“记录下来?”吴邪恍然惊醒:“噢噢对!记录下来!”张起灵看着他因窘迫而泛红的耳朵,不由得恶劣的扬了扬嘴角。


这会儿工夫,吴三省和伙计们已经麻利的开了第二个棺,刚一打开就听他们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知道是谁哆哆嗦嗦的说:“三爷,这…起尸啦…”话音刚落,尘封千年的木俑像是应和这话一样纷纷动了起来,一时间墓室里充满了诡异的乐曲声。


张起灵暗道不妙,再想提醒大家捂上耳朵的时候已经是来不及了,所有人都已被这魔音带进了幻觉之中。




「5」

吴邪很惊讶,刚刚明明自己还是跟着三叔他们在蛇母陵里,为什么一眨眼却身在这个童年带给自己最大阴影的木楼里?

仿佛是回到了儿时,他毫不犹豫的上了二楼,推开了那扇紧闭的大门。眼前的一切都很熟悉,吴邪鬼使神差的走到了曾经打开过的抽屉前,像小时候一样打开了抽屉,这次却没有莽撞的从里面拿出东西来,而是摸了摸自己胸口挂着的那枚铜钱,这铜钱就是他小时候从抽屉里那支六角铃铛上扯下来的。吴邪回忆着儿时的经历,深吸了一口气缓缓抬起头看向面前一整面儿都是镜子的墙,那个怪人果然又出现在了自己身后。

纵使吴邪早有准备,也还是被吓了一大跳,那人同记忆中一模一样,伸出了手仿佛在向他索要那枚丢失的钱币。与之前不同的是,那怪人面具上的五官处源源不断的流出了殷红的鲜血,更显诡异狰狞。吴邪强大的神经终于也绷不住了,他紧紧贴着桌子冲那人大喊:“你想干嘛!”可两人之间的距离并不会因他的质问而停止缩小。


危急时刻吴邪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滴落在了额头上,随即一阵天旋地转,他发现自己还在那个满是木俑的墓室里,记忆里的古楼烟消云散,他才渐渐意识到刚刚不过是困在了自己的幻想中。


吴邪赶紧摸了摸额头,本以为是水滴,放下手一看额头上的液体居然是血。他下意识地看向张起灵,果然他的手还在滴血,是他救了自己。其他人惊魂未定的同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便一齐冲到张起灵面前。张起灵一脸淡漠,但还是开口解释道:“这是宿命遗音,它可以麻痹人的神经,让人产生恐怖的幻象,最后癫狂至死。”


吴三省狐疑的眯起眼睛冷冷的问张起灵:“你来过这?你怎么会知道的这么详细?”三爷都这么说了,他那帮狗腿子伙计们一听可赶紧抄起了家伙都嚷嚷了起来,有几个甚至准备动手。

吴邪毫不犹豫的挡在张起灵前面,努力安抚着大家:“哎哎哎,好歹人家刚刚还救了咱啊!不要着急,大家不要着急。”张起灵表情复杂的望着拼命维护自己的吴邪,轻轻在他腰间推了一把,也不理他又惊又羞的眼刀,只淡淡的说了一句:“没时间了。”便自顾自的继续向墓穴深处走去。吴邪气哼哼的撇了撇嘴,脚底下却马不停蹄的跟了上去。吴三省一看,得,人家也很有脾气啊,咱也跟上吧!闹腾归闹腾,最终一伙人还是挺团结的走了一条道。




「6」

这段墓道两侧也摆满了人俑,都举着刀,似乎是侍卫一类的。吴邪东摸摸西瞧瞧,再次感叹果然有的东西还是得亲自瞧见才算数啊,这会儿一不留神,脚底下就踩到了什么东西。本来安静的人俑内部传出了机括转动的声音,随即它们手中的刀便齐刷刷的砍了下来。


张起灵无奈的叹了口气,穿梭在每组人俑之间推搡着其他人,以免他们被机关所伤。好容易拽了最靠边的一个伙计到达安全地带,张起灵赶忙回身想去救出第一次下斗的吴邪,却看见吴邪游刃有余的在机关变换中来回闪躲,甚至还跳起了舞。

吴邪喊着自家三叔:“三叔!快!跟着我的节奏来!嘿!”

吴三省堪堪躲过头顶划过的利刃,大吼道:“哎哟我的大侄子!你怎么还有闲心跳上舞了!”

转头一瞅这跳舞的居然还真的完美避开了每一道机关,也顾不得什么面子里子了,大家伙就都随着吴邪打的拍子跳了起来。张起灵看着人群中的吴邪,脸上冷硬的线条柔和了许多。这场景是够诡异的,吴邪自己也有点懵,但身体比大脑反应的更快,他有些得意的看着已经在安全区域等候他们的张起灵,心想,小爷还是很靠得住的!


总算是踩着节奏从机关里脱身,吴邪他们刚松了口气,还没来得及说句话,脚下的地板突然又翻了过去,气儿还没喘匀就掉进了下面一层的墓室。




TBC

评论(3)
热度(18)
©Jason M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