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cause he took me away from you.

【AOS】Mr.Sulu十五年的纠缠不休(chulu 一发完)

原作:粘着系男子十五年的纠缠不休
最近在画这个的手书,画不动了就先写出来过过瘾,哎 至郁慎入⋯⋯
小学生文笔大家凑合看个意思就好啦(手动大哭




第一年

Sulu先生最近迷上了写信。

连Mr.Spock都认为这么古老的通讯方式确实不合逻辑,可他丝毫不为所动,依旧认真的书写下一句句情话,小心的在信封上贴上各样的邮票。
舵手先生异常执着的行为很快传遍了整个企业号,到最后连Jim也觉得他舔着邮票的样子其实还真挺性感的。



第二年

一年间写下的信件几乎可以塞满整个柜子,热情依旧的Sulu先生不放过一点时间,今天也在奋笔疾书着。
短暂的平静被敌人的攻击突然打断,Jim急匆匆的做完全舰广播却发现好舵手Mr.Sulu迟迟没有现身。担心着自己手下兼朋友,Jim飞奔到Sulu的房间门口,眼前的场景让他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地上躺着不省人事的敌人,举着武士刀的Sulu先生全身上下只有衣领还堪堪挂在脖子上,他不顾自己几乎赤身裸体,只一味挡在桌前,未写完的信件在桌上安静的摊着。



第三年

写信的频率变得越来越高,Sulu先生认为只要有纸和笔,他可以一刻不停的写着心中的话,寄给那个人让他感受到自己的心。
不知道是谁——大概是Jim吧——把Sulu的创作发布到了网络上,意外的很受欢迎。一时间Hikaru Sulu这个名字被众人熟知,不是作为企业号的优秀舵手,而是作为新一代的诗人。
Sulu先生最近有些困扰,他仅有的几个社交账号已经被崇拜者占领,添加的人数很快超过了系统上限,而造成这种局面唯一的嫌疑人坐在他的舰长位上挂着得体的微笑,毫无纰漏。



第四年

随遇而安的Sulu先生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向某个刊物投了稿件,内容依旧是他一刻不停写下的诗。
时间会打磨掉记忆,就在他几乎忘记投稿这件事的时候,Scott举着PADD冲进了餐厅,几乎是扑到他的身边:“Sulu,你出书了?!”好事者纷纷围过来,新闻标题写的很简单粗暴。
“文学届的新星!Hikaru Sulu新作出版!”
似乎找到了人生新目标的Sulu毅然决然地递了文件辞去了职务,Jim气急败坏的问他理由,他始终波澜不惊:“我现在的状态已经不适合在这个位置继续工作下去。你们始终是我最好的伙伴,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我需要一些时间。”Sulu整了整身上的军装,“我已经答应长官会在星舰学院留任讲师,如果你需要我,我很乐意效劳。”



第五年

Sulu先生的人气不减反增,他的诗集俘获了无数少女的心。签售活动也层出不穷,在约克城的今年已经是第三次。
在镜子里确认了自己形象没有问题,Sulu带着职业微笑走进了签售会场,英俊的容貌和迷人的气质引得一众迷妹尖叫连连。他不厌其烦的与每一位走到他面前的人点头握手,几乎走过去的每个少女都幻想着能嫁给这样一个优雅智慧的男人。
Sulu得体的避开一些狂热的眼光,于他而言,这些追随者仿佛都是同一张脸,就像是一成不变的克林贡人。他心里除了这些诗句的收件人,再没有地方留给别的人。



第六年

联邦受到了外敌的进攻,已经作了两千多首诗的Mr.Sulu毫不犹豫的放下笔加入了反击的队伍,好在Jim及时的找到了对方的弱点将其击溃,即使是这样,企业号的船员们也都多多少少受了伤。
医疗湾里,Dr.McCoy恶狠狠的抽走了Sulu的纸和笔,勒令他去好好休息。Sulu躺在病床上,感受着从骨头断裂处传来的隐隐的疼痛,脑子里没有停止念着要写的诗句,在麻醉剂的作用下终于安然入梦。



第七年

不光是身体痊愈,同时提了军衔的Sulu先生没有忘记接着进行文学创作。
新的一天,Sulu握着笔在窗前凝视着街道上来往的车辆和行人,心里描绘着爱人的样子。啊,今天是要把他写成口齿不清的俄国卷毛小熊吗?这样想着的Sulu低下头轻轻笑了起来,真是很符合他的形象呢。
笔尖在纸上滑动着,发出悦耳的摩擦声,Sulu边写边想,如果他看到将会露出什么样的可爱表情。



第八年

Sulu先生的创作水准还在持续上升,他从不吝于将自己的才华公之于众。
结束了任务的伙伴们也时常来家里做客,顺便还可以提前欣赏到Sulu的作品。Jim指着其中一首诗调侃道:“Sulu,你把他写做瓦肯的那种矿石?他要是知道你把他写成放射性物质或者什么追踪器,肯定会跳起来跟你争论不休。”Sulu把咖啡杯放在Jim面前,自然的伸手拿过那张薄薄的纸,掩盖不住眼角的笑意:“我的心可是牢牢的定位在他那里啊。”



第九年

敌人的突击打断了约克城的正常运转,企业号恰巧还在任务中,赶回来还需要一些时间。混乱中,为了救下一个小女孩的Sulu被落下来的异物击中失去了意识。
醒来的时候,Sulu发现自己脑袋里空空荡荡,甚至无法想起自己的名字,直到床边陌生的男人疑惑的冲着自己喊了一声Mr.Sulu。他坐起身,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我叫⋯⋯Sulu?”焦急的Dr.McCoy看着失去记忆的Sulu,却见他突然一怔,随即念出了一个尘封许久的名字。



第十年和第十一年

Sulu先生还处于康复阶段,他重新认识了曾经生死与共的同伴,却从未见过那个唯一记得的人。
对Sulu的疑问,所有人都选择了闭口不答,以至于他开始怀疑这个人是否真正存在,亦或只是他的幻想。写信的习惯是无法改变的,每当他写下绵绵情话,刺痛的心脏就会提醒他,让他不由得去想那个人。每当Sulu放松下来,总会忍不住念起那个名字,像是一块小甜饼,最终总能让Sulu念到笑出声音。
写下的信已经塞满了病房的柜子。



第十二年和第十三年

恢复了大半的Sulu先生回到了陌生的家里,他仔细的查看着过去的痕迹试图找回自己丢失的记忆。
旧相片和多年积攒下的诗篇告诉Sulu,他心中深爱着的人并不是一个幻影,这个人是真实存在的,他的一头卷毛和微笑的弧度在Sulu眼中万分的熟悉。
Sulu站在窗前冷眼旁观着他人的忙碌,除了本能的写作他不知道自己还应该做些什么。
我的爱人,你为什么还不出现在我世界。
我什么都没有,只有你了。



第十四年

没有找到记忆的日子是痛苦且惊慌的。Sulu先生不止一次的在信中写下自己的煎熬,可始终也等不到回信。他对未来的日子充满了迷茫和恐惧,除了心爱之人,再没有什么可以支撑着他生活下去。
Sulu悲哀的想,哪怕这一生只见他一面,只能说一句话,也就够了。



第十五年

平淡无奇的清晨,人们按部就班的工作生活着。
突然从梦中惊醒的Sulu先生,记忆毫无征兆的恢复了,想起了一切的他捂着脸泣不成声。

他的Pasha,十五年前就已经死去。



END

评论(16)
热度(45)
©Jason M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