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cause he took me away from you.

【果糖】田柾国十五年的纠缠不休(一发完 这次是虐的)

哎 我觉得我可能会把喜欢的每对cp都轮一遍这个梗…… 

为啥用手机发布原本分好的段落就没有了嘤嘤嘤!

不得不发完再重新分段……


【普通人AU 田柾国→刑警支队长 闵玧其→安插在某拐卖团伙的警方卧底】 




警方盯这个拐卖组织已经很久了,可它背后的势力太过隐蔽,负责这个案子的大队不得不派出队内最优秀的侦查员闵玧其渗透进这个组织,以求尽快打掉这个社会毒瘤。 

放出卧底半个月后,担任大队长的田柾国突然收到了闵玧其的邮件,里面详细的罗列出了这个拐卖组织的各个据点和幕后势力的真面目,最后是几张偷拍的照片。 早准备好突袭行动的田柾国立刻带队出击,一举端掉了这个拐卖贩毒无恶不作的组织。

正面冲突总免不了有人牺牲,好在所有人都有这觉悟,交锋中都咬着牙暂时抛开了兄弟情谊,以最小的代价取得了胜利。 

荣誉是少不了的,结案后全队都受到了大小不一的褒奖,牺牲的队员们也都被追认了烈士。田柾国摘下警帽看向对面既是同事又是爱人的闵玧其,他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带着一丝说不明意味的苦笑低下了头。




 第一年 


升职为支队长的田柾国一有时间就坐在桌子前给闵玧其写信,同僚偶尔看到就会劝他:“田队,你这是在浪费时间啊,明知道他又不会回信。”田柾国不听,依旧执拗的写着,他想让闵玧其知道现在的他每天都在做什么,不管有没有回应。 

在信息技术飞速发展的现今,写信已经远不如别的方式便捷,可田柾国不管,他认真地用胶水封起信封,习惯性的舔了舔邮票背面贴在信封上。他想,哪怕是这样写一辈子都不会觉得厌倦。

 同队的女警都对俊朗的田柾国颇有好感,几个胆子大的女孩总主动凑在他身边送这送那,只是田柾国永远都会礼貌的拒绝。有时候女孩看到他在写信,也会旁敲侧击的打听这信是写给谁的,田柾国会有点羞涩地笑着说:“给我远方的爱人。” 



第二年 


持续了一年的信件如果叠起来大概也有半个人高了,田柾国不出任务的时候无休无止的给闵玧其写着信,路过的同事都纷纷摇头:“田队真是着魔了。” 

这天破获了一起走私案,田柾国在警局熬夜写结案报告,不想刚写完就停了电。他从别人抽屉里翻出了一节蜡烛点上,就着烛光又写起了信,他觉得自己大概是真的着魔了,空闲下来就会控制不住的想起闵玧其。写着绵绵的情话,田柾国嘴角不由得上扬,甚至都没发现蜡烛倒下来点燃了桌子上的报告。 

第二天,进到田柾国办公室打扫的小警察闻到了奇怪的烧焦味,他迷惑的看了看四周,瞥见垃圾箱里静静的躺着一块白布,似乎是昨天田队穿的那件衣服的领子?小警察偷偷看了假装没事的田柾国一眼,决定还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吧。 




第三年 


田柾国冷冷的看着个人ins上不断上涨的粉丝数,不知道是哪个好事的人把自己写给闵玧其的信发到了ins上,却意外地收到了如潮的好评,导致自己现在一打开ins就是爆炸般袭来的满屏新消息。 

警局里几乎人人都知道田队长一夜成名,已经是不得了的新晋诗人了。田柾国觉得两年的时间,写作已经是得心应手,他开始不吝啬地将写下的诗句分享到社交平台,让更多的人看到他对爱人的心意,只是不知道闵玧其是不是也在看呢。 




第四年 


在同事们的怂恿下,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杂志社投了稿,内容依旧是田柾国亲笔写下的爱的诗篇。 

收到样刊的田柾国也没想到居然真的被选中了,而他的拥护者已经追到了警局门口,他开始认真地考虑起了转行,因为现在的状况已经无法正常的出任务了。 

深思熟虑后的田柾国向上司递交了辞职报告,他偶尔也想要任性一把,抛去支队长这个身份,做一个普通的小市民,平平淡淡的写写诗,这曾是他和闵玧其共同构想过的安稳人生。 




第五年 


田柾国已经成功转型为一名诗人,优雅的诗篇和帅气的外表使他收获了一大票粉丝,签售会也是一场接着一场。 

西装革履的田柾国挂上了公式化的微笑坐在了签售席,有一瞬间他幻想闵玧其也站在队伍中看着他,随即他就摇摇头抛开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闵玧其怎么会来这种地方呢。 

美貌的女粉丝握着田柾国的手激动地表白自己有多么欣赏他,田柾国不动声色地抽回手,为她签上名后礼貌的点头示意她该离开了。工作人员调侃他是个美色当前不为所动的好男人,可只有田柾国自己知道,他的心已经被闵玧其占满,一切的美色当前对于他来说都像之前队里的警犬们站在面前一样,不会激起一丝涟漪。 




第六年 


某次活动中田柾国突然倒下了,写诗写到了第六个年头,写得废寝忘食的他时常会有病痛缠身,似乎全身上下已经没有一直都健康的地方了。

 诗已经超过了两千首,回信却依旧没有收到,田柾国吞了两粒药片,站在窗前看着楼下的车水马龙,第一次暂时放下了手中的笔。

外出买食材的路上,田柾国看着路边书店摆着自己的诗集,恍惚间以为在窗前翻看诗集的那人就是闵玧其。 




第七年 


病痛终于痊愈了的田柾国重新拿起了笔,他抓了抓后脑勺,今天要怎么写我心爱的闵玧其呢?是把他写成充满魅力的swag,还是写成头脑清晰的天才呢? 

田柾国一边想着闵玧其的样子,一边写下诗句,他喜欢任何样子的闵玧其,这点毋庸置疑。田柾国低低的笑出声音,他想,不知道闵玧其如果看到了这些会怎么吐槽自己呢。 




第八年 


田柾国的创作水平日益提高,他开始尝试不一样的写作风格。 今天要怎么写我心爱的闵玧其呢?要把他写成甜蜜诱人的sugar吗? 

田柾国忍不住在心里描绘着被包在糖纸里面的闵玧其的样子,意外的很合适。他认真地书写着,笔尖和纸张摩擦发出悦耳的声音,他不由得想,已经这样写着写着过去八年了呀。 

可是回信还是没有收到过呢。 




第九年 


外出做活动的田柾国在路上意外发生了车祸,他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昏迷了过去。

 等醒来的时候,田柾国觉得脑袋里空空荡荡的,无法想起自己的名字,无法想起曾经发生的事。医生告诉他,由于撞到了头所以他失忆了,而什么时候会恢复,医生也很为难地说不知道。

 田柾国坐在病床上怔怔的看着自己的双手,轻声自言自语:“虽然记不起别的了,但是我还记得我爱的人,是闵玧其。” 




第十年和第十一年 


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还没有恢复记忆的田柾国想要回家的愿望被医生拒绝了。 

他套着松垮的病号服坐在窗前,十年的本能促使他继续进行创作。曾经的同事来看过他,可田柾国却一个人都认不出了,他们给他讲了曾经一起拼命的日子,讲了曾经血与汗的青春。田柾国欣喜地想,也许他们知道闵玧其是谁,也许他们能找来自己一直没忘记过的爱人。 

可当田柾国问出这个问题后,所有人都默契的打着哈哈岔开了话题。田柾国有些疑惑,闵玧其这个人,到底是真实存在抑或只是自己的幻想。 

不管闵玧其是不是真的存在,田柾国都无法控制自己疯狂的想念他,甚至只念着他的名字就能笑一整天。 




第十二年和第十三年 


田柾国终于被同意出院回家。 

他回到了熟悉又陌生的房子里,桌子上摆着的旧相片和来不及收拾的诗篇都表示着闵玧其是确确实实存在着的人。他的手指轻轻划过照片里那一抹薄荷绿,就像在抚摸爱人的脸颊。他自然而然坐在桌前,可内心的焦躁让他迟迟无法落笔写作。 

田柾国自暴自弃的倒在床铺上,闵玧其啊,你到底在哪里,现在的我什么都没有,只有你了啊。 




第十四年 


田柾国的记忆还是没有恢复。 

他每时每刻都在被失忆的痛苦和惊慌折磨着,也不止一次在信件中写下自己的迷茫和煎熬,可最终还是收不到回信。他看不到自己的未来,心爱之人都不在身边,他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田柾国默默的看着窗外,落寞地想,哪怕只见他一面就好,一面就好。 




第十五年 


一个平淡无奇的早晨,田柾国照常走进厨房倒了一杯牛奶。 

杯子突然脱手落在地上,清脆的碎了一地。田柾国睁大眼睛跪倒在地,眼泪不受控制的落下,他毫无征兆的想起了一切。 

他的闵玧其,十五年前就已经死去。 




闵玧其发出那封邮件后就暴露了身份,他被敌人关押、折磨,到最后也没有说一句话。直到田柾国带了人来到这个据点,他被当做人质威胁着对面的田柾国。 

任务和性命,闵玧其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前者,他笑着说:“田柾国,可别让我白牺牲啊。”话音未落,闵玧其用尽全力撞向身后挟持着他的罪犯,给田柾国争取了一个开枪的空档,却也被罪犯的刀子刺中。


与队友们彻底清洗了这最后据点后,田柾国跌跌撞撞地跑到闵玧其身边,不顾别人的眼光一把抱起了闵玧其:“救护车就在外面等着,玧其,撑住!”闵玧其的嘴唇苍白的开合着,失血过多的他知道自己已经救不回来了,可却没有力气说话,只能任由田柾国徒劳的挣扎。
救护车上,医生无奈摇头的样子刺痛田柾国的眼睛,他温柔的看着毫无生气的闵玧其,俯身亲吻着他的双唇,感受着他的爱人慢慢冰冷。

追认烈士那天,田柾国摘下了警帽看着闵玧其的遗照,恍惚间以为闵玧其还活着,正微笑着喊他柾国,他想哭,又有点想笑,最终苦笑着低下了头掩饰自己的眼泪,他终究是再也见不到闵玧其了。






END

评论(4)
热度(12)
©Jason M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