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cause he took me away from you.

【糖v糖】Unexpected Proposal(一发完 意外的求婚)

生活真艰难啊,闵玧其醒来之后这样叹息着。

占了半个床的小崽子缩在被子里偷笑,只露出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头疼的闵玧其。

“我是不是说了让你回自己屋子睡,金泰亨?”带着起床气的闵玧其本决定不再宽容这个缠人的小崽子,他绷着脸把年纪小的恋人从被子里提出来之后,又后知后觉的想起今天是金泰亨的生日。

金泰亨不情不愿的盘腿坐起来,低头捏着自己的衣角。这哥是不是忘记自己生日了啊,金泰亨忍不住这样想着。

年末的通告可没给他们留下太多时间,房间里有点微妙的气氛被大哥的催促打破。闵玧其一边解着睡衣扣子,一边若无其事地让金泰亨快点回自己房间换衣服。金泰亨带着点怨气应了一声,趿拉着拖鞋跑走了,自然是没看到闵玧其意味深长的眼神。

饭桌上一切如常,闵玧其强行放过来的牛奶和监督自己喝下去的眼神也跟平时没有区别,可金泰亨就是憋气。虽然心里清楚生日这天一定会收到大家准备的惊喜,但他还是期望着闵玧其会给自己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哪怕是今天的第一句“生日快乐”。

“泰亨~生日快乐!”屏幕上弹出的短信是朋友发来的,金泰亨打起精神回消息道了谢,又闷闷不乐地歪在了椅子上。Cody姐姐无奈地再一次摆正小狮子的头:“泰亨啊,不要乱动了。是太累了吗,今天很不在状态呢。”金泰亨抱歉地缩了缩脖子,安静地等Cody姐姐整理自己的造型。

先做完造型的朴智旻跑过来看着镜子里的金泰亨:“真的有魅力啊我们泰泰!”金泰亨嘴里和好亲故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眼神却偷偷飘到了闵玧其那边。闵玧其早感受到了这道炽热的目光,他下意识地把手放在口袋里摸了摸刚买的东西,扭头给开小差的小崽子做了一个认真工作的口型。金泰亨觉得自己脸上大大地写着一个丧字,他想,大概自己还是很在意从闵玧其那里得到的些许浪漫?

可工作是不能懈怠的,金泰亨一直这样告诫自己。好容易憋到工作结束回到了宿舍,他第一时间跑到闵玧其身边,哼哼唧唧地要闵玧其给自己卸妆。拗不过撒娇的小男友,闵玧其胡噜了小孩的头毛一把,提着金泰亨进洗手间之前抽空跟金硕珍他们交换了个眼神。

金泰亨乖巧地坐在马桶盖上仰着小脸享受着闵实权的卸妆服务,持续了一整天的小脾气突然烟消云散。跟闵玧其在一起了两年,金泰亨很明白自己的爱人不善于语言表达,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许多小事上的体贴倒是让他更为受用。

两个男人之间的浪漫难得,金泰亨平日也很少纠结,偏偏今天为了这些东西丧气了一整天。金泰亨觉得自己的脸有点发烫,他眯眼盯着认真为自己卸眼妆的恋人,忍不住往前蹿了一窜啄到了闵玧其的嘴角。

闵玧其直起身子,有些好笑地歪了一下头:“去洗洗脸吧,我先出去了。”门被带上的一瞬间,金泰亨的嘴角忽然就垮了下来,这哥今天真的很奇怪啊。先是不许自己再去他的床上睡,工作间隙又不知道溜去了什么地方,现在对自己的亲近还这么疏离。失望的小狮子耷拉着耳朵胡乱洗了洗脸,甚至都忘记了今天一定会出现的惊喜。

“泰泰生日快乐~!”朴智旻举着蛋糕站在最前面,在金泰亨打开门的同时对他进行了奶油袭击。充满甜美香气的打闹过后,金泰亨抱着来自哥哥们和柾国的礼物傻笑着四下寻找,却搜索不到闵玧其的身影。金硕珍似乎看出金泰亨心中所想,他笑眯眯地走过来,用下巴点了点他和闵玧其的房间:“知道你老惦记着哥的屋子,今天就让给你了。”

小心地推开房门,金泰亨摸黑找到了床,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爬到了大哥的床铺上。他委屈地裹紧了被子,正反思着他到底哪里让闵玧其生气了,顶灯突然“啪”的一声亮了起来。

金泰亨手忙脚乱的爬起来,闵玧其正站在床边笑着看他。“玧其…玧其哥?”金泰亨有些局促地抓了抓头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闵玧其摊开手,手心里赫然躺着一枚戒指:“金泰亨,愿意跟哥一起共度余生吗?”金泰亨呆呆的张着嘴,用力的捏了捏自己的脸颊:“我没在做梦吗?我还以为哥不想理我了,今天一整天哥都很不对劲,也没有祝我生日快乐。”闵玧其心情大好,他弯下腰凑到小家伙耳边,故意压低了声音:“先别说别的,哥现在可是在向你求婚呢。”

被意外的惊喜冲昏的金泰亨用力的点了点头,他美滋滋的看着闵玧其为他带上戒指,但该问的还是得问:“玧其哥,今天不亲近我是早就想好给我一个惊喜的吗?休息的时候出去也是为了买戒指吗?”

闵玧其侧头亲了亲没有安全感的恋人:“是啊。为了我的泰泰。又长大一岁的我的男朋友。”他低沉的尾音刚落下,就被金泰亨勾着脖子一同倒在了床上。

金泰亨眨了眨亮晶晶的眼睛:“玧其哥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闵玧其坏心地捏着对方的腰;“那我这算求婚成功了吗?”

还用说吗?金泰亨主动贴了上去,行动比语言更说明问题。




“生日快乐,金泰亨。”

“玧其哥!……新婚快乐?”


-END-

评论
热度(39)
©Jason Min | Powered by LOFTER